• 1
  • 2
文艺精英

玉笛传奇 陈东宝

玉笛传奇

 

 杨瑞庆

 

昆山巴城的老街上有一座小巧玲珑的“笛馆”,藏品主人是一位从昆山群众文艺走出来的巴城人陈东宝先生。在一次参观中,他自豪地向我介绍,在琳琅满目的展品中,有一件镇馆之宝——玉笛,不知吸引了多少惊羡的眼球!因为玉笛是用玉石缕空制成,质地坚硬、工艺精细、外观端庄、音色圆润,由于价值不菲,而难以拥有。唐朝诗人李白对玉笛情有独钟,他多次在诗作中给予赞美,如在“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东风满洛城”和“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中可以感知到,玉笛声的美妙弥漫,让洛阳城和武汉城中的百姓倾倒。可见玉笛的音色迷人,魅力无穷。而让陈东宝也能拥有玉笛,不禁令人敬佩。其中而且还有许多传奇故事,引人入胜,令人神往。

陈东宝先生原是昆山纺机厂的工人,从小迷恋音乐,吹笛成为他的最爱。由于他经常参加昆山文化馆小乐队和昆山市总工会小乐队的活动,因此他早就与我投缘。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开始,他“下海”经商了。由于他头脑活络,诚信经营,一时间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成为“亲亲八宝粥”的昆山独家代理商。但在新一轮扩大业务的交易中不慎被骗,顿时倾家荡产。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只得背井离乡。

由于我是他信得过的好朋友,当他在第一时间告诉我已经出走的消息时,已经只身离开昆山,难以追回,并不知了去向。我只得遥祝他一路平安,度过难关后,再回昆重新创业。

从此,他影踪消失,杳无音信,像失控的断线风筝,不知何时再能飘落到眼前。几年后,突然收到他寄来的出版书刊和出版光盘,才知道他一直在自强不息地为生活而艰难地奔波,而且一路上常遇贵人相助,竟然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绩。读了记者介绍他的一些文章后,才知道他的一些传奇经历……

离开昆山时,已经身无分文,但天无绝人之路,还有一根竹笛可以去“卖吹”。他吹昆山民歌、他吹巴城民歌……吹得如泣如诉,听得如痴如醉,常能得到好心人的同情,恩赐一些小钱,才让他饿一顿饱一顿地维持了生命。

这阶段他走南闯北,除了卖艺,还结交了不少乐坛好友,其中不乏有许多高人大师。特别是流浪到了杭州后,得到了浙江省民族乐团笛子演奏家蒋国基先生的器重,他认为陈东宝虽然经历坎坷,但是骨气坚韧,应该帮他一把。通过他的牵线,认识了一代笛子大家赵松庭先生,不但教授东宝笛艺,而且还为东宝的专辑题词推荐。

为了扩大东宝的影响,开辟更稳当的“生财之道”,在浙江热心人的策划下,帮助东宝开办了一家制笛作坊,随后,“东宝笛”成为上等乐器,销路不错。

后来,他到深圳去发展了。在那里除了甘当流浪艺人外,还重视参与公益活动,他的爱心奉献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回报,破格将“民俗文化村”中的一座凉亭命名为“宝笛亭”。一次,江泽民主席视察深圳时,经当地政府安排,特地前去宝笛亭看望东宝,这让东宝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知道了他的这些在外打拼的底细后,我连忙把他寄来的书刊、音碟分送给他的昆山好友,好让大家彻底放心。牵挂他的人终于感到欣慰,并都盼望他能“杀回昆山”,东山再起。我把陈东宝的近况也及时地向当时文联的杨守松主席汇报,他认为陈东宝应该回昆举办一场音乐会,让昆山人民分享他的音乐才华、感染他的拼搏精神。就此,策划活动就紧锣密鼓地展开了。

当然,陈东宝在外“流浪”多年,也很想叶落归根。他梦想着要在昆山搞一场像样的音乐会,准备由浙江省民族乐团伴奏,由中央电视台现场录像,争取公开播放,产生影响。那天,央视、杭州方面都派来要人,昆山方面的宣传部、文联、文广局也派人参与商讨,决定在2008年的412日,假座青少年宫剧场,举办一场“陈东宝笛子独奏音乐会”。

为了宣传好昆山的这份厚重的音乐业绩,杨守松主席亲自撰文在《昆山日报》发表,昆山电视台跟踪陈东宝,到深圳、杭州拍摄他的事迹专题片,在昆山电视台播放。我作为他的知心朋友,也创作了一首《乡情》的笛子独奏曲,准备作为音乐会的开场曲,以抒发他怀恋家乡的一往情深。

经过各方的积极筹备,音乐会如期举行。那天晚上,高朋满座,来自海内外及全国各地的笛界高手济济一堂,聆听一位来自昆山本土的民间笛手。至此,我才如释重负——他终于满载而归,向家乡父老作汇报演出。我为他凯旋而归而感到高兴,于是,买了一只大花篮送去现场表示热烈祝贺。音乐会在浙江省民族乐团的大力支持下,取得了圆满成功。事后,好评如潮,报道登上了《人民音乐》和《音乐周报》等权威刊物,特别是演出实况在央视的音乐频道中连播了五年,这是难得的厚遇,给予了陈东宝极大的鼓舞。

音乐会后,陈东宝在策划更大的“落地生根”的项目,因为他早有心思,准备在家乡设立“笛馆”,将他多年来积累起来的笛子收藏品集中展出,以表现出竹笛源远流长的发展史。他的想法得到了杨守松主席的共鸣,因为他正在参与巴城老街开发的项目,如果能设立“东宝笛馆”,无疑可以成为老街上一个独具特色的亮点。一是因为陈东宝是巴城人,为他建馆立业能成为小镇的一份自豪;二是巴城的昆曲底蕴深厚,曲笛又是昆曲的主奏乐器,在巴城设立“笛馆”可以加浓昆曲氛围的形成。通过杨主席的出谋划策,终于得到巴城政府的支持。随后,“笛馆”的建筑方案很快落实,并迅速动工。

为了使展馆的藏品更丰富,陈东宝在继续搜寻精品。他早就听说“玉笛”为笛中之圣,物稀为贵,但至今还未拥有,甚是遗憾。在一次与笛友的闲谈中,得到了一个令人惊喜的情报,说是杭州城里有一位制笛高手,曾经做过一支玉笛,于是直扑他家,争取不惜代价,一定要买下这支玉笛才罢休。

这位制家开始应允出售,价格讲好8000元成交。东宝喜出望外,回家准备钱款,准备翌日前去取笛。谁知当夜却变了卦,老夫妻拿出珍藏的玉笛爱不释手,因为当时是为一代笛家俞逊发大师定制的,上面还刻有“俞逊发”的大名,谁知他演奏后归还不久就英年早逝,那么这根玉笛更显得“价值连城”。制家的老婆坚决不同意出手。当东宝带款取笛时,自然吃了“闭门羹”,这可急坏了东宝,即使不断加价,对方始终不肯松口。

但东宝买意已决,没有退路,只能与他们软磨死缠,他干脆不走,住了下来,五日五夜与制家夫妇诉说自已的不幸身世和建馆意愿,终于说得他们有点动心。东宝看准时机,就将银行卡上仅有的六万元领了出来,塞到制家手里,就默认了这笔买卖。东宝如愿购得玉笛,获得了这支来之不易的“镇馆之宝”。

笛馆开张那天,我也去祝贺了。参观者都惊叹展品的丰富多彩,当然最吸引人的藏品就是这支长一米、色碧绿的玉笛。南派笛家陆春龄先生盯住玉笛久久不愿离去,因为他知道这支玉笛的分量,便深情地对东宝说,小笛馆藏有大玉笛,着实不易,一定要好好保管呀!东宝记住了这位大家的谆谆叮咛。

    2010年的2月,央视的“寻宝”栏目走进昆山。昆山的藏宝人奔走相告,都想把家藏宝物让专家过目,以辨真伪。程振旅先生是位热心人,早就听说东宝有一支人见人爱的玉笛,请他出示,让专家鉴宝,倒不是要请专家识个货,或定个价,而是想让玉笛能在央视上公开亮相,从而扩大“巴城笛馆”的影响,以聚集更旺的人气。鉴定结果不负众望,玉笛当场就受到专家的亲睐,并决定在锦溪的展示现场出演一个“吹奏玉笛”的节目。

听此消息,陈东宝激动不已。那晚的“寻宝”现场上,东宝拿起玉笛,吹奏了经典曲目《姑苏行》,那种珠润玉圆的音色,别有韵味,沁人心脾。经过主持人对玉笛的形态描绘和来历介绍,顿使玉笛更具吸引力。随后,这套“昆山行”的节目在央视播放,神秘的玉笛已为国人所知。好多兴趣者都直扑巴城东宝笛馆,一睹玉笛芳容而后快。

好多藏家有些眼红,准备高价收买,即使出到数十万的买价也没有让东宝心动。好多拍卖行也前来动员拍卖,表态拍成近百万的价值也有可能,但都被东宝婉言谢绝。因为他记住了笛师陆春龄老先生要永远珍藏的告诫,因为他要感恩家乡人的深情厚意,所以已经打定主意,这个藏品要永远留给巴城。

幽雅而清静的笛馆,每天都迎接来宾,东宝常在玉笛前流连忘返,想起这个藏品的来之不易,就心潮起伏。他想好了,这辈子就甘当这支玉笛的守护人了,一刻也不愿离开。已是知天命年纪的东宝先生,总在笛馆一旁的小楼里吹笛练功,空余时间还去巴城小学教授笛艺,准备将毕生精力献给这块生养他的土地,为赞美故乡而孕育出更加悠扬的旋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