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文艺精英

访宣卷传人王丽娟

五保湖畔育花人——访宣卷传人王丽娟

 

李惠元  曹海勇  朱梦瑶

 

    “锦溪宣卷”是昆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已被列入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拓展名录。近年来,“锦溪宣卷”得到了良好的保护和传承,并名扬江浙沪地区。提起“锦溪宣卷”,人们就会想到王丽娟,并且自然而然地“牵”出她的伯父王秉中。

 

出生于宣卷世家

 

王丽娟,锦溪张家厍村一个普通农民。张家厍村位于锦溪的母亲湖五保湖东侧,相传汉高祖刘邦的谋臣张良、三国时期吴国重臣张昭都来过这里,历史悠久,传统文化底蕴深厚,是锦溪宣卷的“故乡”。丽娟以前以种田为生;如今已成为苏州市级“非遗”传承人,这与她出生宣卷世家是密不可分的。

    宣卷源于唐代的宗教文艺,是一种源远流长的说唱艺术形式。至清朝末期,在沉寂了一个时期后,又在江南一带崛起,丽娟的伯父王秉忠就是在这个时期接触宣卷,并成为表演能手的。

    王秉中,从小外出学生意,在外打拼,眼界开阔,再加着聪明好学,不久学会了吹啦弹唱,成了当地有名的文艺“才子”,因其才艺出众先后被招聘到上海及苏州吴县的沪剧团工作。他不仅精通地方戏曲沪剧,还对宣卷情有独钟,便组织班子演唱宣卷,名声逐传扬十里八乡,并被邀请各处当老师,传授戏曲艺术。

   丽娟自小喜欢唱歌,更喜欢听伯伯演唱宣卷,深得伯伯的喜欢。不久丽娟就被伯伯“相中”,定为自己的接班人。伯伯对小丽娟言传身教,把宣卷的精华传授于她,让她逐渐摸到了宣卷的门道。一次,伯伯到大市乡下演出,就带上了丽娟这个小演员。一曲宣卷调《十朵莲花》,成了丽娟宣卷生涯的首个节目。不错,不错!伯伯的鼓励,坚定了丽娟学好宣卷的信心。

    从此,王丽娟就与宣卷结下了拆不开的情缘。

 

咬定宣卷不放松

 

要真正学好一门艺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王丽娟学唱宣卷则更加困难,因为农村家庭素来的男尊女卑使丽娟与学校失之交臂——她不识字。

    宣卷题材非常丰富,有佛道故事、历史故事、民间传说等。宣卷艺人必须熟记故事中的情节、人物,通过说、唱、表、扮等艺术手段来演绎故事,吸引观众。即使具有初中或以上文化水平,要将一部长达数千字或数万字的故事脚本熟记于心,并且在舞台上像说书一样表演得生动流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丽娟连小学也没用上过啊!

    怎么办?聪明的丽娟想出了三个绝招:一是一个动作一个表情地向伯伯学,扎实自己的基本功;二是让自己的丈夫当老师,把剧本一字一句读给她听,给她讲解台词的意思;三是在脚本上注上只有她自己才认识的符号和“代字”。

    宣卷有木鱼宣卷和丝弦宣卷之分,锦溪宣卷属后者。人员少则34人,多则67人,由一人主宣,多人伴唱,配以二胡、笛子、扬琴、唢呐等江南丝竹乐器。丽娟担任的是主宣。主宣宣唱的好坏决定了表演的成功与失败。

    可是,困难再多、再大,也难不倒要强的王丽娟。开始时,她是“黄泥萝卜吃一段汏一段”,边演边学,边学边演。一旦遇上“不通”(王丽娟语:意思是连不下去)的地方,就打电话给伯伯,向他请教。有时就干脆跑到大市,去向伯伯“求救”。一次伯伯有事不在家,他就耐心地守在他家里,从清早一直等到中午,直至把问题搞清楚为止。

    为了使每一次表演都获得成功,丽娟在演出前都要事先列一个详细的提纲。除了隔天晚上再请教一遍丈夫外,当天早上总要起个大早看书。当然,死记硬背并不是他的特长,可是她却有表演时临场发挥的天赋,这也足以让她在表演时显得自然流畅。

    旧时,锦溪一带的宣卷班子,靠搭棚小船作交通工具。丽娟他们演宣卷,靠的是自行车、电瓶车、摩托车,有时要跑到十几里、数十里的地方,深更半夜才回家。可是她咬定宣卷不放松,风霜雨雪都不怕,对演唱宣卷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

 

舞台宽广“粉丝”多

 

    乡村是民间艺术表演的广阔舞台。王丽娟先是在乡村演唱。从锦溪,到周庄、南港,再到苏州、吴江……结婚、做寿、开业、乔迁,大家都喜欢请一个丝弦班子或者请一台宣卷,搞搞气氛,热闹热闹。由于丽娟师出有名,特别受到人们的青睐。

    一次,到周庄龙亭演出,盘龙村的徐老伯老夫妻俩,听说从锦溪过来了宣卷班子,也特地赶来“看戏”。原来他以前也演过宣卷,特别崇拜丽娟的伯伯王秉中,想来看看现代人演唱宣卷的样子。听了一下午,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一问知道是王家后代,更是高兴异常,说宣卷后继有人了。

    锦溪袁甸村,有一群宣卷“粉丝”,王丽娟演到哪里,他们就踏着黄鱼车自带凳子赶到哪里。其中有一位叫荣富的老宣卷谜,因为十分喜欢王丽娟,便听得特别认真,还经常在演出结束后前去善意地“作扳头”(找茬)。

    正是有了这样的听众、这样的激动,丽娟才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并从中找到成功、快乐和自信。

喜欢宣卷的大都是中老年听众,他们怀着一份对辞去岁月的怀恋之情,因此往往要点演他们喜欢的剧目。王丽娟就得多准备节目。《王华买父》、《洛阳桥》、《玉连环》、《顾鼎臣》、《孟丽君》、《珍珠衫》……伯伯传下的脚本还是嫌少,为了满足听众的要求,她就用钱买、抄写了脚本与人调换。

    有了市场,并且有了“粉丝”们的追捧,丽娟的宣卷表演艺术不断走向了成熟。

 

从沈厅走上银屏

 

    从乡间小道走来,带着泥土的清香,王丽娟跟着时代的节奏,一路坎坷,一路欢唱,走出了一条“阳光大道”。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周庄旅游迎来了新的热潮。王丽娟、赵明全、金小东、金秋林等组成的宣卷班子,应邀走进了周庄沈厅。周庄旅游公司与他们签了三年合同。所宣内容主要是长篇故事《顾鼎臣游春认女》,每天晚上演出一小时。他们的演出受到了当地居民和游客的赞赏。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视察周庄时,还特地驻足倾听,并向他们亲切地挥手致意。

    1997年,王丽娟正式参与乡里的活动。在时任乡党委书记的王金元的召集下,他们的宣卷班子去昆山参加了市里的演唱会。21世纪后,民间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了广泛重视,各类文艺形式在舞台竞相展露,作为锦溪宣卷的代表人物,丽娟开始参与政府机关和镇文体站举办的群文活动。

    2005年,为了配合市里的廉政建设,锦溪镇组织力量创作了一个宣卷剧目《拒烟》,丽娟担任主宣,参加了在淀山湖举办的昆山市廉政文化汇演,并摘得了平生第一个奖项——二等奖。随后,各路媒体聚焦锦溪宣卷,丽娟“一夜之间”成了当地的“名人”。

    从此,锦溪宣卷的牌子鲜亮了起来。苏州石路的民俗活动“轧神仙”、亭林公园建园100周年庆典,琼花艺术节等,宣卷成了理所当然的受邀节目。

    2006年,在市文广部门和镇人民政府的努力下,“锦溪宣卷”成功申报为苏州市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次年,她又被列为苏州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2009年,在“文化昆山”建设的推动下,锦溪镇举办了第一届“江浙沪宣卷演唱交流活动。丽娟表演了《美玉寻夫》和拿手曲目《顾鼎臣游春认女》。后来,后者被昆山电视台作为昆山传统文化的代表曲目反复播放。同年,锦溪宣卷被列入江苏省人民政府公布的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扩展项目)。

    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丽娟带领锦溪宣卷班子,在东方明珠广场演了日夜两场。具有昆山特色的宣卷《顾鼎臣游春认女》,赢得了中外观众的拍手叫好。

2011年,锦溪镇又举行了第二届江浙沪宣卷演唱交流活动。在当天的开幕式上,丽娟的一出《毛脚女婿上大门》,以惟妙惟肖的表演,博得了场下热烈的掌声。

从田间走上了舞台,再从沈厅走上了银屏,是王丽娟的成功,也是昆山民俗民间文化保护和传承的成功。

 

小王变成了老王

 

    初涉宣卷时,王丽娟还是一个翘着两根小辫子的黄毛丫头。如今,他已是偶见白发。小王变成了老王。丽娟数十年的甜酸苦辣,有一半掺杂在了宣卷“情节”里。

    从三年周庄“跑码头”(王丽娟语)开始,她已组织过5次宣卷班子。有道是“一个好汉三个帮”,更何况宣卷表演是一项“集体活动”,光有主宣演不成戏,还要有伴唱,特别是要有好的乐师。而由于种种原因,班子曾4度离散。可她始终坚持着,寻找最合适的搭档。

    这始终“坚持着”的原因,是因为丽娟钟爱锦溪宣卷。她说,锦溪宣卷与别的地方的宣卷——比如河阳宣卷、同里宣卷不同。其他地方的宣卷,往往形式比较单调,表演过于刻板;而锦溪宣卷曲调优美,表演生动。像《红楼镜》那样,角色多,情节曲折,演起来特别有趣味,特别能吸引观众。

    丽娟认为,要推动宣卷艺术的向前发展,应该是市场经济和政府主导两条路齐头并进。如果没有市场,没有观众,没有一定的经济收入,宣卷艺术再好,也难以生存。但是如果没有政府部门的支持、关怀和推动,宣卷同样难以生存。因为这同不少民间技艺一样,面临着人员老化、缺乏传承人等“危机”。

    被列入传承人后,王丽娟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因为有了荣誉感,多了一份责任感。在表演中更讲求质量。一旦发现有讲错的地方,就会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小王变成了老王。幸运的是,老王有了徒弟。2011年,在市文广新局的创导下,锦溪宣卷举行了“结对拜师”仪式。现在,丽娟的宣卷班子共有6人,她带的徒弟有2人:一位是他的妹妹王惠娟,一位是镇文体站的文艺骨干张凤仙。一旦市里或镇上有重要的演出,她就要带上徒弟们一起表演,不但在平时对他们言传身教,还通过“实战”,让他们提高表演水平。

    提起锦溪宣卷的传承,丽娟认为,既要保持原生态,又要赋予创新。只有保持了原生态,锦溪宣卷才能彰显地域特色;只有与时俱进,不断创新,锦溪宣卷才会永远年轻。保持原生态,是保持锦溪宣卷的表演形式,一张(或两张)八仙桌,一块红台毯,一个木鱼,几件丝竹乐器,以说为主,吹拉弹唱,舞台才有民俗气息。创新,即是内容上的创新,比如搬上舞台的宣卷节目要短小精悍、有“噱头”、出彩,要创作一些反映现代生活的宣卷“小品”,以满足各类活动和各类观众的需求;同时在剧目选择和编排上也应力求出新。

尽管小王已变成老王,但王丽娟却说,观众还是喜欢亲昵地称他为“小王”。这大概一是因为在老宣卷谜的心目中,她还属于小字辈;二是因为大家希望她的宣卷表演艺术青春不老。

“锦溪宣卷”素有水乡“奇葩”之称。数十年来,王丽娟用心血和汗水努力浇灌着这朵奇葩,让它在五保湖畔生根,而且花开遍地,其精神和品质令人折服!

    采访接近尾声时,王丽娟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如今徒弟是带了,但要将他们真正接班,撑得起场子,还任重道远。因为伴唱好演,主宣难演啊!说白、唱曲、表情非一朝一夕能练成,还要不断要积累、历练。

看来,非遗的传承,说说可能比较轻松,而做起来真的是要费点事儿的。好在昆山高度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王丽娟的愿望一定会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