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文艺精英

美石家陈志高

石之缘——记美石家陈志高

 

郑涌泉

 

陈志高肖狗,早已过了花甲之年踏上“奔七”之路了,但身坯看上去仍然很“扎墩”(昆山话,壮实的意思),脸色红润,一点也不显得“老相”。他原来任职于苏州长途客运公司昆山分公司,单位经济效益还可以,他的“位子”也还算不错,但因为一门心思“白相(玩)石头”(这是“行话”),离开退休还有整整五年他就办了“内退”手续。这在一般人看来实在有点不可思议:犯得着吗?然而陈志高无怨无悔。世界上的事情本来就是“有所失必有所得”。陈志高为石头付出了很多,精力、汗水、金钱……然而得到的回报也很多,最重要的是至高无上的精神享受。

说陈志高是位“石痴”可谓名副其实。政府规定山上不允许采石,陈志高就常常打着手电筒去到游人不敢进去的黑乎乎的山洞里跌打滚爬寻寻觅觅风雨无阻,那里边常常可以找到零星“散石”,或者到山下的河里“浑水摸石”——千百年来山上的石头历经风化常常会滚落下来掉进河里。石头时不时能找到一些,但真正可以“看看”的却不多,何况寻找石头的人倒是不少,因此陈志高有很多“毛石”都是从别人手里买来的。“白相”石头得花钱,可那时的他又偏偏缺少钱,于是他不得不把多年嗜好视为“人生乐趣”的烟酒都给戒掉了。“皇天不负有心人”,30余年的辛劳没有白费,陈志高的昆石馆里精品多了起来,精品中有些堪称旷世奇品,真是“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看’”,别的暂且不说,前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到昆山来视察时也曾观赏过他的石头,这就够了。他的石头参加过多少赏石大展,被收入多少展示“中华奇石”的图书画册,得过多少个金奖,这在很多文章中已经有所阐述,本文不再重复。常言道:“人与人,人与地方,人与物,都存在着缘分”,本文只是要通过一些带有传奇色彩的小故事,来说一说陈志高跟昆石的“缘分”。

 

“缘”之一:“夺猫所爱”亦偶然

 

人各有名,石头亦然。昆石收藏家们所收藏的昆石通常都会请本地文化名人给起个“名字”,文化名人们则会根据石头千奇百怪的形态发挥充分的想象力构思出一个高雅的名字来,比如“春云出岫”、“秋水横波”、“天机云锦”、“晴空一鹤”、“雪鸟鸣巢”等等等等。陈志高有一块石头名叫“猫儿石”,这是他自己给起的名,这可有点“俗”,没一丁点儿“文化含金量”,这岂非是在“糟蹋”昆石吗?退一万步说,也太“名不副实”了,因为那块石头的形状完全不像一只猫儿,如果真像一只猫,那还可以起个“玉猫踏雪”之类文雅的名字,也不能太直白吧。且慢。不要过早下此结论。陈志高文化不算高可也不完全是胸无点墨之辈,他给这块石头起名“猫儿石”自有他的道理。这块“猫儿石”个头不大,高不过10厘米左右,在藏石家眼里那是稍嫌小了一点,模样倒是玲珑剔透,看上去很有玉感,是快好石头。陈志高对其情有独钟,不但放在案头时时把玩,每每有朋友参观他的石馆,对着林林总总的奇石赞不绝口之时,他总会把这块“猫儿石”拿出来示人,并且不厌其烦的一次次重复那个“昨天的故事”。

说起来你也许不会相信。原来,这块石头最初的“主人”是一只野猫,具体地说,石头是野猫的“玩具”。1985年冬日里的某一天,陈志高信步上山,又要去寻寻觅觅。在东山的一个山洞里,借着手电筒光他发现洞的一侧有一个狭窄的夹缝,夹缝里有些乱草,夹缝口还散落着一些杂色的猫的毛。可以确定,这里面是一个野猫窝。那时山上常常可以看见野猫出没,它们当然也会有自己的家。陈志高正想往洞里继续深入,突然,他看见夹缝里乱草上面好像有一块石头,不大,形状倒还可以,只是表面脏兮兮的,好像还带有一点油污。出于好奇,陈志高想去取出来仔细看看,无奈夹缝太小太深,人根本进不去,手臂也没那么长,他束手无策。之后,陈志高几次进洞都要去看看这块石头还在不在,还好,石头还“完壁归猫”,可每次都变换了位置,看来那只猫儿是把石头当做玩具了,觅食之余就玩石头,滚到东滚到西的。有一次陈志高进洞,恰好看见一只大花猫抱着石头呼呼大睡,突如其来的手电光吓得它飞速地窜出夹缝逃之夭夭消失在草木间,接下来陈志高做了一件很不“厚道”的事情——这是他平生做过的唯一一件最不“厚道”的事情:夺猫所爱。他捡了一根树枝努力将石头拨拉出来,拿在手里擦去表面污渍细细把玩,发现此石还真是一块好石,质地很纯没有杂质。由于猫儿玩耍的时间较长,石头表面的棱角都已磨圆,那手感是别的昆石所没有的。为了保持石头原貌,陈志高没有对其做任何的加工修饰,只是放在不含任何化学物质或天然酸性物质的清水里浸泡一段时间然后冲洗,接着再浸,再冲,重复简单的程序。待石头完全干净以后拿来晒干,通体洁白如玉凹凸有致玲珑剔透,让人爱不释手。陈志高给它配上一个红木的基座,置放在案头不时观赏把玩。不请人起名,直接就叫“猫儿石”,也算是对那猫儿做一点“补偿”,表达一下对猫儿的愧疚吧。

 

“缘”之二:适得其所“玉麒麟”

 

上个世纪80年代末的一个星期天,陈志高又去了玉峰山上的几个山洞和山下河边寻寻觅觅,但两手空空一无所获,于是他回家拿了一杆气枪出去打鸟散心。必须指出,那时候他的环保意识和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还远没有现在那么“绿色”。东走走西看看走到原西门粮库旁的一条河边,一只不幸的麻雀撞上了他的枪口,从树上一头栽下落到了一家人家的院子里,这家人家的主人正好是陈志高的一位要好的朋友,就请他进去坐坐。喝了一会茶,陈志高到院子里东看西看,突然看见围墙脚下有一块石头,上面满是山泥,但吃得准那是块昆石石坯,怎么就这样不当一回事乱丢呢?陈志高有点心疼。朋友看见他对着石头仔细端详若有所思,便笑道:这是一块昆石毛石,一位老石匠送给我的,我回报了他一条牡丹牌香烟。可是我看不出这块石头好在哪里,也不懂得怎么“弄”,所以一直扔在墙脚边,时间一长都快忘记了。你要是喜欢就拿去,但也得给我一条牡丹牌香烟。陈志高闻言喜出望外,当即回单位托一位上海的长途客车司机凭上海的香烟券代买一条牡丹牌香烟,次日香烟到手便立即找到这位朋友换回了那块石头,拿回家便着手清理,一有空便对着石头反复琢磨,反复构思造型,弄得手不离石茶饭不思,老婆说他简直就像“发了痴”。就这样“痴”了好长一段时间,一只“神兽”的形象初见端倪。后来经昆山著名文化学者、书法家程振旅、著名园林专家、花鸟画家刘建华等人点拨,一只“玉麒麟”终于脚踏祥云腾空而起。2004年在杭州举办的全国第七届民间艺术节上,此石荣获最高奖——“绝品奖”。

同样一件东西,在一个人手中是一种命运,在另一个人手中则完全是另外一种命运。为什么?因为“缘分”。

 

“缘”之三:“晴空一鹤”展翅来

 

2000,“千禧之年”。元月一日这天,天气看上去特别晴朗,陈志高的心情也莫名其妙的感觉特别“爽”,似乎预感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早起来他就匆匆赶到亭林园,好像与谁有约。没错,还真的是“有约”了,可那不是人,是一块石头在等着他。那天,玉峰山下河浜里的水退去了许多,露出了全是烂泥的浅滩。陈志高沿着河边细细寻找,寻了将近一个小时,突然他发现河滩上泥水里露出一块像是石头的东西,只不过巴掌大小。他赶紧用小锄头小铲子去拨拉,小心翼翼地挖去周围的烂泥,果然是块昆石的石坯。挖了将近两个钟头,石头才完完全全“亮相”在阳光下面。好大一块石!“出淤泥而不染”。陈志高一个人根本搬不动,就喊来几个朋友一起动手终于把它从泥水里“请”上了岸,又帮他将它“请”回了家。经过好几个月的精心“服侍”,累得陈志高都快趴下了,那块石头终于“洗尽铅华”,露出惊世骇俗的天然本色。程振旅先生根据形状给这块昆石起了个名字:“晴空一鹤”。2008年在上海举办的“中华奇石展”上,“晴空一鹤”被评为“经典作品奖”(即金奖),照片和简介刊登于当年出版的《获奖奇石精品》一书的首页。

 

“缘”之四:“昆仑风骨”入囊中

 

2009年一个炎炎夏日,一位“新昆山人”在玉峰山山后的河里下水游泳,不小心在靠河岸的水底里触碰到一块大石头,差点把他的脚给弄破了。岸上有人给他提了个醒:搞不好这是块昆石,值点钱呢!那人顾不得游泳就赶紧把石头弄上了岸,还好,看看体积虽大分量倒也不算太重,只是表面糊满了泥巴,是不是昆石,或者是不是一块好石头,他这个“门外汉”当然吃不准,先把它弄回家再说。后来有好几位玩石头的闻讯到他的住处去看个究竟,是不是一块好石头心里也颇有点疙瘩,何况那人“狮子大开口”要价甚高,就都望而却步掉头而去了。后来陈志高闻讯也跑去看看,突然间有了一种“众里寻他千百度”的感觉,踯躅再三,终于出手花大价钱把那块石头买了下来。

陈志高在这块石头身上花了好几个月的心血。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碱水浸泡清水冲洗,过了漫长的一段时间“真相”渐渐开始“大白”,很明显这是一块“鸡骨峰”(昆石根据结构不同分为“鸡骨峰”、“葡萄峰”、“杨梅峰”等若干品种)。接下来的日子陈志高就是一放下碗筷就蹲在地上为石头精心“去芜存菁”,翻来覆去没完没了的“折腾”,一“折腾”就是老半天,搞得头晕眼花双腿抽筋,每次都差点站都站不起来。然而对于陈志高而言,苦即是乐,越是苦就越是乐在其中。“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瑶池至宝终于降临人间,真的“为伊消得人憔悴”啊!这块石头成型后高和宽均达76厘米,前后厚度约46厘米,形如一朵盛开的巨大琼花,又如白孔雀开屏,玉质感异常之强。堪称“鸡骨峰之王“(昆山市赏石家协会会长邹景清语)。程振旅先生为此石起名为“昆仑仙骨”,苏州魏嘉瓒先生易去一字,最后定名“昆仑风骨”。振旅先生为之题诗一首并亲自书写赠送给陈志高,诗云:

昆仑雪莲盛世开,祥云五彩绕杏坛。

慧聚僧珈念阿弥,瑶池群仙称奇哉。

米颠筑台惊拜揖,归怪识玉呼悲哀

怡情及物赏心乐,愿吾石友更爱山。

诗的最后一句很明显是对所有热爱昆石的朋友的一个谆谆告诫。

如今,陈志高担任昆山市观赏石协会的副会长。他的“民间收藏昆石馆”里藏有昆石精品60余方,其他种类的奇石百余方,可谓琳琅满目异彩纷呈。雅室里悬挂着已故书法大家钱君匋先生所题“昆石馆”匾额,并另题“异石大成”四字,已故苏州书法大家瓦翁老所书“奇石寿太古”五字墨宝亦陈列其中,这应该是对他藏品最好的评价和最高的奖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