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文艺精英

殷新生:博而有文,方显其大

博而有文,方显其大

——记文物收藏家、书法家殷新生

 

郑涌泉

 

年逾花甲,短平头,身坯壮笃笃(略胖),面孔福得得(福相),两鬓苍苍不修边幅,和和气气笑口常开,此人就是文物收藏家、书法家殷新生。殷新生是农工民主党成员,昆山市第十一届政协委员。

 “新生”这个名字无疑属于“大路货”,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直白得不能再直白,毫无“文化含金量”可言,这没办法,爹妈给的,不过他这个姓倒是非但十分显赫,还有着跟文物收藏相关联的丰富内涵。据司马迁《史记》、鞠德源《万年历普》所载以及河南省安阳市殷墟遗址出土甲骨卜辞等考证,黄帝子为玄嚣,玄嚣子为蟜极,蟜极子为高辛,高辛子为殷契,这是殷姓的起源。又据唐代林宝所撰《姓纂》:“殷姓,成汤国号也”。“殷”还意味着富足、宽裕、深厚、盛大、众多、博采……所有这一切的诠释跟殷新生所从事的那个“行当”倒是“一拍一抿缝” ——他的藏品毫不夸张的说可以开一个小型的历史博物馆。最为关键的是这个“殷”字“五行属土”,而文物大多是从土里出来的,这里边难道隐含了什么玄机不成? 

殷新生是位“插兄”,“文革”开始后的第四年从上海到安徽亳州真心诚意满腔热情“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脸朝黄土背朝天积极苦干两年后因表现优秀被第一批选拔进城吃上了“公家饭”。生活改善后的殷新生便迷恋上了书法,开始接触中国数千年文明史并研究甲骨文、钟鼎文、竹木简椟的文字演变过程,同时开始收集历代的书法碑帖及同文字相关的各种载体如钱币、书画、陶瓷、砖瓦等等,不管是完整的还是残缺不全的,只要有机会就收来观赏研究,不知不觉中就跟收藏结了缘。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殷新生调到昆山工作,住在外婆家位于东塘街的老屋里,当时外公已故,外婆建在。条件还算不错,有七间瓦房一个大院加上一个菜园。家里还有不少“老货”如瓷器、玉器、漆器等等;一些形状怪异用来压自家腌制的咸菜咸肉的石头吸引了殷新生的注意力并激发了他的好奇心,问外婆,外婆说那都是太湖边上渔民送的。原来殷新生的外公解放前是铁路一个部门的主管,负责无锡到昆山的铁路铺设和检修,外公经常到太湖渔民那边采购水产品供工人们食用,时间长了彼此成为熟人朋友。渔民们知道他外公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就把从太湖里打捞上来的石头送给他,他外公则照单全收珍藏起来。后来殷新生从书本上了解到那些古怪的石头是人类祖先的劳动工具,乃是新石器时代的遗存。不知道是不是外公的基因在起作用,殷新生也成了“石迷”,当然外婆家里的那些石头也从此获得“新生”,不再去完成压咸菜咸肉的使命了。

改革开放以后经济复苏,文物古玩市场也随之活跃起来,殷新生闻鸡起舞亦步亦趋,业余时间基本上就把自己“扔”了进去。上个世纪90年代古玩文物市场更加“火”了起来,殷新生在苏州文庙看到有卖石器的摊位,石斧、石锛、石镰、石刀等等应有尽有,遂成了这些摊位的常客。时间一长就知道摊主们居然跟他外公一样,那些石器也是从太湖边上渔民手上取得的,于是他就索性到木渎、光福等太湖古镇去寻寻觅觅并广交藏友,彼此互通有无,日积月累殷新生的石器收藏逐渐形成规模,可以开个私人博物馆了。经过鉴赏,“玩家”们一致认定殷新生在古石器专项收藏中成就果然不凡,给予了充分肯定。20095月经专家评委会审核通过,殷新生被苏州市收藏家协会、苏州收藏艺术品鉴定中心、《城市商报》等单位和组织联合评定授予“苏州收藏家”荣誉称号。殷新生现在是国家职业资格中级古玩鉴定员、昆山收藏家协会理事。

苏州玉雕大师蒋喜先生收藏有历代石器数千件,2011年中国文物出版社决定为蒋先生所藏石器出一本专著,书名定为《太湖沉宝》。蒋先生认为自己的石器收藏品种还不够丰富,便会同苏州博物馆文物专家特地来到昆山殷新生家,从他的藏品中精心挑选了十几件良渚文化石器中的“礼器”充实该书的内容。当年6月《太湖沉宝》正式出版发行,书中对殷新生收藏的石器给予极高的评价。

说起收藏殷新生感触良多。他说:收藏永远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一般藏家都认为收藏最忌“新加坡”(“新假破”的谐音),但对“假”的识别不能完全依靠经验或书本。有些文物人们从未看见过从未接触过乃至从未听说过,难免被误断为“假货”,等到明白过来悔之晚矣。比如一百多年前那对世界著名的元代青花云龙象耳瓶,当时国内无人能识得其真面目,专家们咬定青花在明初刚刚面世,而那对瓶上的款识为“至正十一年”,这肯定系伪造,从而嗤之以鼻。最终瓶子被外国人买走,国宝流出国门,你跳脚都来不及。殷新生认为这种貌似“假”的东西不妨先收下来放段时间,慢慢研究然后再重新作出判断和评价,也许50100年后才会真正明白其本来面目。

“收藏收藏”,不只是“收”和“藏”两个动作,其实应该是“收、藏、读三部曲”,在藏品中读出文化内涵才是最重要的。藏界有道是“十老九残”,那些碎瓷烂瓦和历代残破的标本器物殷新生均十分重视尽力藏之并努力去读出其中的内涵来。他收藏了一枚唐代佛教题材的方圆青铜镜,铜镜破碎成5块但尚能“重圆”,镜背纹饰为一空心“万”字佛符,其中铭文为“太平万岁”。殷新生在这件唐代破镜上读到了儒的哲学佛的觉悟和百姓的心声,在他心目中它就像西方那尊断臂女神维纳斯,虽然残缺不全可精神和艺术却是完美无比的。

殷新生感慨的说:中华文明渊源流长传承有序连绵不断,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世界上许多古代文明如古印度文明、古埃及文明、古玛雅文明等等都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而中华七千年的文明史却血脉不断,中华大地上多元的史前文明如图腾崇拜、生殖崇拜、祖先崇拜等等的曙光如星火燎原般一直延续到信息时代,这显示了华夏民族强大的向心力和凝聚力。40余年来,殷新生在收藏之路上探寻到了中华民族生殖崇拜和祖先信仰这条传统文化的主线,纲举目张,许多长期困绕学术界和考古界的历史未解之谜也就豁然开朗迎刃而解。当然,不少观点也只是他的一家之言,但所论颇为新颖,很值得探讨和研究。

殷新生认为,红山文化中的C形玉龙、玉猪龙、玉兽玦等C形玉器和石器,那是古人抽象的雕刻出动物的头部和雄性生殖器官,凸显动物强大的生殖功能,用于祭祀崇拜,这是龙图腾的滥觞,历代所有关于龙的形象虽表现不同其基本功能不变。龙山文化中的玉璇玑是母系社会的遗存。圆孔表现人的生命之门,外围表现女性器官侧面形象,为女性崇拜物。这种把正面侧面同时雕塑在一个平面上的艺术造型是史前人类天才的创造,与古埃及金字塔上的浮雕像有异曲同工之妙。汉代的画像砖、墓道壁画、漆画也有这样的表现形式。后代所有的璧、瑗、环、珠、球等都和女性崇拜有关,马王堆汉墓那件帛画已经表现的非常清楚了。

良渚文化时期的玉琮是古人表现兽与兽交配、人与兽交媾,人与人交媾的场面,玉琮纹饰越复杂节数越多表现为欲望更为强烈,所以这个时期的玉琮以下小上大为特征。晚期玉琮越做越大越高,成为父系社会成熟的标志物。玉琮是史前人类对动物强大生殖力的崇拜,希望人类自身也能达到相应的能力。后世的饕餮纹、兽面纹具有玉琮的文化基因。历代凡青铜、陶瓷、玉石有关人与兽的纹饰和雕塑其寓意就是对玉琮的解读,直到今天我们看到的石狮子、门铺首、孩子脚上的虎头鞋等等盖出于此。

良渚文化玉钺石钺则起源于对鱼的崇拜,石钺的原始造形为鱼尾形。殷新生有几件藏品可以证明从鱼尾到钺形器的转变过程。对鱼的图腾崇拜也是崇拜鱼的强大的繁殖能力,于是鱼文化延续至今,直到现在水乡农村的结婚场面还能见到双鱼的祭品。

马家窑文化人形裸体浮雕彩陶壶是史前人类生殖崇拜的法器,母系社会的遗存。关于浮雕的性别,学术界素来有争议,殷新生认为应是女性,目的是祈求丰产:粮食的丰产及子孙的繁衍。这两件大事是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两只轮子,缺一不可。孔子所谓“食色性也”,那既是人类维持当时生命和延续未来生命的需求,也是社会发展的动力。壶既用来装谷物又女性腹中怀有孩子,这是希望所在。历代所有的壶、罐、瓶都具备这种象征意义,汉代的青瓷谷仓罐,晋代的鸡首壶,唐代的三彩凤首龙柄壶,宋代的影青皈依瓶,元青花的缠枝(产子)花卉纹大罐,一直延伸到明清时期描画有青花喜字缠枝花卉纹的嫁妆瓶,其意思更为明确:婚后早生贵子。天人合一阴阳相交海晏河清国泰民安,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历经七千年的风雨历程而延绵不绝兴旺发达。如果说人类因为发明和使用工具进化成了智人,对生殖的崇拜和对祖宗的敬畏祭祀,对来世的抽象思维则使人类从精神上得到质的飞跃。1995年至今,殷新生在《昆山日报》,《苏州日报》、《新民晚报》、《光明日报》、《中国收藏》,等报刊杂志发表古玩书画鉴赏文章50余篇,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得到方家认同。

人与人、人与物、人与地方都存在缘分,殷新生与所收藏文物也存在着缘分。当年亭林园西山风景区开发之初建桥筑路,人们纷纷前去抢捡昆石毛坯,一位民工捡到了一件稀奇古怪物件,殷新生过去看看,认准是某种兽类的头盖骨,想买下来,终因对方要价过高而未成交。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殷新生在一位朋友的店铺里看见此物,方知那位民工要离开昆山了就将这件头盖骨以150元的价格卖给了这位朋友。朋友对殷新生说:你喜欢就按原价让给你,殷新生喜出望外。又是在亭林园西山,有一次正当压路机隆隆开来,殷新生突然感觉眼前一亮,于是奋不顾身冲上前去一下拦住,在压路机前不足半尺出捡起一块不小的石头,一看,那是一件新石器时期的巨型石锛。还是在亭林园西山,殷新生从一位民工手中买下了一块昆山最早出土的唐贞元二十年(804)砖刻墓志铭,上面镌刻百余文字。殷新生已向文广新局一位领导表示,此件藏品将会捐赠给未来的市博物馆。殷新生家曾遭遇窃贼光顾,钱财损失不小,但所藏石器则被乱丢在床上地下,仔细清点,幸哉!一件未缺。

殷新生住房条件很不怎么样,但因收藏颇丰,故此蓬荜生辉。笔者用唐刘禹锡《陋室铭》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这二十四个字来形容殷新生的工作室,窃以为是十分恰当的。

顺便提一下,殷新生又是一位书法家,上个世纪80年代中 江苏无锡书法艺术专科学院函授毕业,擅长行书、隶书,是苏州市书法家协会会员。1992年所作隶书获国际现代书法大赛优秀奖,并被河南美术出版社入选《国际现代书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