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文艺精英

李氏母女和昆山京剧团

李氏母女和昆山京剧团


杨瑞庆


2013年年末的一天下午,昆山市文化馆多功能厅里传出了昆山京剧联谊会的精彩演唱。突然间,我被一个字正腔圆的戏迷演唱怔住了,赶紧跑去场子里看个究竟,只见一位花甲之年的女性在引吭高唱。凭我的直感,她一定是专业出身。趁他们休息的时候,我立即邀她到我的办公室里了解她的艺术经历,果然不出所料,她叫李小玲,出身梨园世家,并讲出了她的母亲和昆山京剧团的一些往事……

1959年11月,昆山县政府为繁荣地方文艺,将原南通地区京剧三团原班人马调至来昆山,改称“昆山京剧团”。团址就在原昆山电影院(“文革”中烧毁)的门楼上面,排练场就见缝插针地利用不放电影时的影院舞台。那时,剧团演员行当齐全,可谓兵强马壮,由人称“小荀慧生”的陈效琴先生领衔主演,还有著名的小生、青衣与之配套,特别是李小玲之母李燕春的女老生风采,以唱演俱佳的口碑而闻名于沪宁线一带。

李燕春女士为富连成科班出身,又从小随母学戏,所以艺术造诣深厚。而且出道后就独立担纲组团,闯荡江湖,具有丰富的办团经验。剧团投奔昆山后,县委特派政工干部王彦士担任指导员,与剧团同仁一起,马上投入到紧张的排练工作中去。

李燕春不但担任多个剧目的主演,还抽空为昆山华华锡剧团的学员操练武功,发挥她文武双全的一技之长。至今,原锡剧团的演员还念起她曾经的付出。

京剧团经过了一个阶段的重新整合后,决定先进行内部彩排,通过审查后再外出巡演。那天,姜德仁县长亲临剧团观摩,只见李燕春主演的《定军山》《徐策跑城》唱得惟妙惟俏,可喜可贺。但细心的姜县长发现李燕春的眼睛好像有点“斗鸡”,感到美中不足。经了解,她确实从小患有眼疾,由于旧艺人经济拮据无钱治疗而留下了遗憾。姜县长为了树立昆山京剧团出外演出的完美形象,在当时百废待兴的困境中特批专项经费,请李燕春女士马上到上海接受矫正治疗。讲起此事,李小玲饱含深情地感激当时的县领导对人才的爱惜。

1960年1月,昆山京剧团终于整装出发出外巡演了。李小玲女士保存了一张50年前昆山京剧团在“宁波天然舞台”的演出说明书,打开图文并茂的节目单,可见日夜开演,连演数日,每场不同的诸多信息,让人感动不已。据李小玲回忆,那时她跟团生活,看到了场场爆满、反响强烈的盛况,都称赞不愧为是来自昆曲故乡的京剧团,演技上乘,名不虚传。

初战告捷,大家对于京剧团的前景信心更足了。回昆后经县政府支持,剧团就紧锣密鼓地排起了《杨门女将》这部阵容强大的豪华大戏,单是长靠武旦就有十二位巾帼女杰之多,足以看出当时的剧团具有队伍齐整的不凡实力。随后,剧团下乡演出,周庄、陈墓的舞台上曾留下了他们的足迹。百姓奔走相告,自豪昆山也有呈现国粹艺术的京剧团了。

昆山京剧团得到了领导的关心和群众额拥护,如鱼得水,势头正猛,准备继续做强做大,所以一方面在全国范围内物色名角充实剧团,另一方面广揽人才加紧培养。就在这时候,李燕春随团生活的女儿李小玲已经长大,母亲有意培养她唱戏学艺继承家传,由于小李具有来自祖上的遗传因子,又受周围艺术环境的耳濡目染,所以很快崭露头角。同时,李燕春又挑选到一位扮相俊美、身段优美、唱腔甜美的郝诚学员,对他进行精心培养,盼他成为一名昆山京剧团的当家老生。

正当李燕春踌躇满志为未来昆山京剧团勾画发展蓝图时,1960年末,昆山京剧团被调至苏州地区,与常熟、吴江两地京剧团合并成立“苏州地区京剧团”。昆山领导和剧团人员都恋恋不舍,但上级调令必须服从,昆山方面只能无奈地忍痛割爱。

昆山京剧团的王彦士指导员由于管理有方,被提拔为“地京”指导员,李燕春母女及郝诚先生等由于演技出众而被“地京”选用,一部分昆山京剧团的演职人员有的水平一般,有的受政治牵连,只得转业改行。从此,昆山京剧团宣布解散,屈指数来,昆山京剧团只维持了短短的一年时间。

在随后苏州“地京”的日子里,李燕春的演技日臻完善,成了剧团的“台柱子”;其女李小玲去了“省戏校”深造,后回团担当“老旦”角色;郝诚的前景也如日中天,一度当上了“地京”团长。李燕春还把爱徒郝诚招为女婿,成了李小玲的姐夫。后来,郝诚还当上了苏州戏曲学校的校长,曾在昆山招收昆曲学员,培养了俞玖林、顾卫英、周雪峰等当今昆剧名家,可以说李燕春一家与昆山建立了不解之缘。

1964年,由于财政发生困难,苏州地区京剧团需要精简人员,李小玲被转业到刚开办的昆山化肥厂工作。那里的群众文艺开展得红红火火,李小玲的文艺特长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她曾在样板戏《沙家浜》中扮演了沙奶奶的角色,受到了观众的一致好评。

留在“地京”的李燕春,不久在“文革”中受到了冲击,不但蹲了“牛棚”,而且还进了“学习班”,由于长期受到批斗,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但她对京剧始终痴迷,在最困难的阶段还是坚持练艺,这使他的唱功和演功不减当年。直到粉碎四人帮后李燕春复出,她的演出还像从前一样光彩照人。而且,还对当今著名女老生王佩瑜点拨过、辅导过。

但“地京”也好景不长,恢复后没演几年就被宣布撤销,作为以艺为生的李燕春来说,听此消息顿感迷茫、欲哭无泪。正彷徨余生如何度过时,组织决定继续留用她。因她演技超群,要她改行实在于心不忍,留她继续传承国粹,也能为苏州的文艺舞台增光添彩。1996年,朱镕基总理到苏视察时,特邀李燕春为他表演拿手京剧《辕门斩子》,朱总理这位“老戏迷”不但称赞李燕春演得好,还与她合影留念。当李小玲拿出这张弥足珍贵的照片时,激动之情油然而生。

几年前李燕春寿终正寝,圈内人对这位女老生的印象都有口皆碑。他的儿子李正原在苏州广电总台工作,也是铁杆戏迷,曾出版《戏娱人生》一书,对过去苏州的京剧舞台进行了生动的描述,留下了李家的一些艺术档案。

李燕春临终前,曾告诫她的女儿李小玲,要她继续为弘扬戏曲事业而作出不懈的努力。李小玲从昆山化肥厂退休后,确实继承母亲的遗志,在传承戏曲的事业中大显身手。她辅导过昆山多个“小昆班”,为他们拍曲练功;她还到昆山老年大学执教,辅导的戏曲班学有所成;她还到昆山的“外国语学院”为大学生讲授戏曲知识,受到热烈欢迎。目前,还在京剧联谊会中言传身教……

昆山京剧团虽然在昆山的历史上只存在了一年多时间,但由于当时引进了名家李燕春,后来在昆招收了爱徒郝诚,再由他培养了昆山籍的昆曲演员,其女李小玲又由剧团转业昆山,退休后又为昆山的戏曲事业呕心沥血,所以说其后续效应还是可圈可点、可书可赞的。